老师,感谢有您
发表时间:2019-09-09   来源:北京日报

高宁 安秋英 韩燕慧 潘毓英 赵万里 素描/琚理

  编者按:

  每个人的成长路上,都离不开老师的传道、授业、解惑。在第35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本版聚焦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向所有坚守从教初心、默默无悔奉献的教师们道一声:感谢有您,节日快乐!

  安秋英 北京市樱花园实验学校教师

  花开大漠深处

  大漠落群雁,春意阑珊,千年西域戈壁滩。无际绿洲再现,陡换新颜。今日黄沙,热血青年,誓为教育谱新篇。青春岁月激燃,堪为美谈。

  这是安秋英写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首小词。自从到了新疆支教,几乎每天晚上,她都要盘点当天的行程,写首诗词或散文作为纪念。

  今年53岁的安秋英是朝阳区樱花园实验学校的一名语文教师。2014年,学校选派教师援疆,安秋英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年轻老师们上有老下有小,我孩子已经大了,牵挂少些,我去。”

  在位于和田市区的一所继续教育学院,安秋英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援疆生活,600多名民族教师都是她的学生。教学基本功、教材教法、普通话教学……七八门课程,每周上课超过14个课时。

  第一次上课前,安秋英精心准备了教学课件,为了不让课堂内容太枯燥,安秋英还特意在课件里放上了许多可以作为事例的电影、小品片段,可没想到,由于文化基础不同,许多电影和小品里的故事、笑话,学生们都理解不了,课堂反应平平。安秋英重新准备教案。有些课程没有教材或是现有的教材不适合学生们使用,安秋英就查阅大量资料,自己编教材;学生们的汉语基础薄弱,听不懂她说话,她就尽量放慢语速。为了激励学生们在课堂上主动回答问题,安秋英还买了一些袜子、水果,作为小奖品,奖励给课堂上回答问题好,成绩提升快的学生。

  “除了把课教好,更要让大家信任我。”安秋英这样想着。遇到有学生上课迟到或是课堂表现不佳,心不在焉,她不会当面点名,而是私下悄悄问对方:“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有一次,班上的一位学生阿斯耶找到安秋英,说:“老师,我参加培训每天要在学校上晚自习,我丈夫的工作长期驻村不能回家,我儿子没人管了。”安秋英想了想,告诉她:“那你把孩子放到我这儿,我帮你带着,等你下了晚自习再把他接走。”阿斯耶听了这话,感激地点了点头。

  从那以后,每天放了学,安秋英就把阿斯耶的儿子哈尔江接到自己在援疆指挥部的驻地,先带他吃饭,再辅导他写作业。援疆指挥部有规定,每人只能打一份饭,安秋英就把自己的伙食让给孩子,自己随便吃点儿水果。整整9个月,安秋英一直这样把小哈尔江带在身边,小哈尔江也把安秋英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第二年的夏天,安秋英援疆期结束回到北京,还接到了阿斯耶打来的电话:“老师,哈尔江特别想您,想得直哭。”听了这话,安秋英立刻赶到和田,把小哈尔江接到了北京,带他旅游、参观博物馆,又在开学前亲自把他送回了和田。阿斯耶十分感激安秋英,她握着安秋英的手,“老师,您就是我的亲人,以后您再到和田,一定要住在我家,我的家就是您的家。”

  2018年8月,北京再次选派教师援疆支教,安秋英又报了名,“那是我第二个家,我得回家去看亲人啊!”

  这次,安秋英来到了大漠深处的墨玉县。墨玉县是全国深度贫困县,气候干燥,常有沙尘暴天气。安秋英每周工作六天,奔波于16个乡镇之间,为当地学校的教师们送课下乡,“一天跑四五个学校,夜里12点才回到驻地也是常事。”安秋英说,为了节省时间,她经常顾不上吃早饭或晚饭,到了墨玉不到半年,她的体重就减了20斤。

  人们常用园丁来比喻教师,学生们则像园丁辛勤浇灌出的花朵。在大漠深处培花育果无疑是艰辛而孤寂的,可安秋英初心不改——“无需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大漠间。”

  潘毓英 退休教师 韩燕慧 西城区天宁寺北里社区居民

  51载师生情缘

  一封只含糊写着“广外街道办事处负责同志收”的信件,被邮递员送进了街道办事处的大门。在两页薄薄的信纸上,一位古稀老人用颤抖的笔迹,向大家讲述了一段延续51年、却一直不为人知的感人师生情缘。

  51年前,韩燕慧和她的初中班主任潘毓英因师生关系而结缘。51年过去了,这段缘分不仅没有褪色,反而愈加深浓。

  1968年,永定门中学正式建成,政法大学高材生潘毓英被分配到这所刚刚成立的学校担任班主任。很快,潘老师就发现,班里有个性格内向的孩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身上却隐藏着闪光点。“别看不爱说话,但是这孩子心里有主意,有责任心,也不怕吃苦。”在潘老师的鼓励下,这个叫做韩燕慧的腼腆女孩,生平第一次被推到了台前,当上了“小班长”。潘老师的信任和支持,让韩燕慧变得自信开朗,爱说爱笑。初中三年,在韩燕慧的带动下,她所在的班级获得了“优秀班集体”的称号;而她自己,也连续三年成为了“三好学生”。

  毕业后,韩燕慧一直没有忘记恩师,逢年过节,必给老师打电话问候。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了2016年。

  那年5月,韩燕慧突然接到了潘老师打来的电话。非年非节,老师怎么打来电话了?感到意外的韩燕慧心急地赶紧询问情况。这一问才得知,潘老师的老伴儿去世了,没有子女的老人,孤苦伶仃独自住在东单的空房子里,生活无依无靠,实在过不下去了。听着电话那头老人无助的哭声,韩燕慧的心都碎了。

  第二天一早,韩燕慧就带着菜和肉,赶到了潘老师的家。看到精神状态极差的老师,扶着墙壁艰难挪动着才能缓慢在室内走动,韩燕慧一边做饭,一边和老师商量:“您一个人住在这,我太不放心了。”

  仅仅几天工夫,韩燕慧就帮潘老师考察好了多家养老机构。最终,潘老师选择住进了距离韩燕慧家三四站远的马连道中里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老师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找我,我管!”韩燕慧的一席话,让养老驿站的工作人员一下子记住了她,大家都感叹,潘老师有福气,有这么一位好学生。

  风雨无阻,每周四的上午,韩燕慧都会出现在潘老师的床前,嘘寒问暖:“老师您想吃点什么?您看在这儿住着还缺点什么,我给您买去?”端午节送粽子、中秋节送月饼,平时往自己母亲那儿送什么东西,她也原样给潘老师送去一份;天冷了发现老师的被褥有些单薄,她立刻推着轮椅带老师去超市买新被子;看见天气好,她还推着老师去莲花池逛公园。

  “好孩子,你家里负担也重,上有老母亲,爱人身体也不好,别老惦记我了。”知道韩燕慧要来,早已经伸长脖子等候多时的潘老师,一见到韩燕慧的身影,就忍不住抹起眼泪来。“您认为的负担,我看来是幸福。”韩燕慧靠过去,亲亲热热地一把拉住老师的手,紧紧攥住不放开。只有趁老人不注意时,才偷偷抬手擦掉眼角涌出的泪水。

  2019年1月,韩燕慧突发急病,不得不每天都到医院输液治疗。眼看着,周四就到了。按照惯例,这是韩燕慧固定去看望潘老师的日子。家里人劝她,你自己都病成这样,打电话跟老师说一声,请个假吧。但在医院输液的韩燕慧,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仿佛浮现出老师坐在床头,眼巴巴向门口张望,盼望她到来的场景。拔下吊针,韩燕慧就往养老驿站跑。

  “小时候,老师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现在,老师老了,需要人照顾了,作为一个学生,我就应该像对待亲人一样待老师,尽些责任,尽些义务。”上周五,韩燕慧为老师送来了家里自制的手工月饼,又往老人手里塞连着枝的大红石榴。“这石榴是我自己种的,昨天晚上特意让儿子爬到高处,从尖儿上摘下来的两个大的、红的,您看,红彤彤的多喜庆。”

  午休起床后,潘老师惊喜地发现,上午刚刚来看望过自己的韩燕慧,又出现在了床前。“好孩子,你怎么又回来了?”65岁的韩燕慧笑着拆开一个小口袋,从里头掏出一个平安扣挂在潘老师的脖子上,左看右看,喜滋滋地说:“我也是老糊涂了,特意给您准备的教师节礼物,上午竟然忘带了。这不,又跑回来一趟。平安扣,愿您每天平平安安。”

  高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师

  “五星好评”思政课

  知乎上有个问答,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有哪些好老师?在一长串名单中,“80后”思政课教师高宁,与众多年长的教学名师、资深教授一起名列其中。

  在北航学生中,高宁的思政课赢得了诸如“大学四年必听课”“激情而干货满满”甚至“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等“五星好评”。

  思政课旨在帮助学生塑造“三观”,有段时间,却遭遇抬头率不高的窘况。2009年,博士毕业的高宁来到北航马克思主义学院任教。第一次上课,有几个学生趴在后排睡大觉,高宁问,“怎么不到宿舍去睡觉啊?”没人搭理他。“那是一个极其尴尬的场景,我就反思,我哪错了。”高宁说。

  思政课讲究亲和力,也追求贴近性。究竟什么叫真正的“贴近学生”?在高宁看来,一节好课不是简单地跟学生打成一片,不是心灵鸡汤的灌输,而是要用自己的学识让学生有所收获。

  高宁的课堂有了变化。他和学生们讨论“我们有必要去谈谈什么叫政治”“世界是同一个世界”“我们想谈谈入党的问题”。他鼓励学生以自己的视角去思考问题,甚至大胆鼓励学生上课用手机查询资料,帮老师验证答案。当自己常用的瑞士手表的案例被学生指出缺陷后,他当真删除了那个案例。

  北航2017级本科生闫东升记得,在讲解“方法”与“方法论”时,高宁把一幅1:1大小的《千里江山图》搬到了教室,让十几个男生撑起整幅画,向全班展示,从画的一头讲到另一头。 “这本应该是很难理解的一个定义,高老师却通过一幅画讲解得明明白白。”闫东升读出老师背后的用心。

  媒体常报道,当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梁家河插队时,因为读了1974年1月8日的人民日报,产生去四川学习办沼气的想法。这份报纸到底什么样?当泛黄的报纸呈现在高宁的课堂,学生们震撼了,这份1974年1月8日的人民日报,让历史的画面仿佛在眼前重现。“报纸的真实能够给大家反映出那个时代的整个的印记,这就叫触摸历史的真实。”高宁说。

  高宁还走出教室,和学生一起进行社会实践,一道用脚步丈量祖国大地:在陕北梁家河,他在窑洞里讲述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在深圳,与大家一起重走改革之路,感悟先锋精神;在山西吕梁,他从“扶贫中的人”的角度,和学生探讨“脱贫攻坚”这场伟大战役……

  如何让思政课适应“90后”甚至“00后”的个性,彰显理论的魅力?高宁坚信,为师者,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必须先有一桶水。

  早在大学期间,高宁就坚持每周末集中阅读一本书,由此广泛涉猎哲学,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历史各个领域知识。真正投入教学后,高宁又集中精力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理论和政策,并参与编写的《今日中国·解读中国共产党》《新时代面对面》等书籍。

  学生们说,高老师爱举例子,但课堂上看似随意的“举个例子”,是他处处留心的积累:参加学校会议,他把学校的发展理念和战略规划纳入“战略思维”案例;参与座谈会,他牢记北航建校日选定原因,随后搬至课堂,与学生一道追溯北航的“红色基因”。

  这些年来,高宁平均每年为千名本科生上课,评教满意率始终位居全校同期思政课前列;他讲授的研究生思政课几乎覆盖全校一年级硕士生,两度获得“研究生课程卓越教学奖”。从首批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特级教师、“北京高校优秀共产党员”到北京市“师德先锋”,从教十年,高宁在校内外收获的各种荣誉,十个手指头也数不完。

  赵万里 北京市延庆区四海中心小学教师

  大山里的读书声

  在大山深处,有这么一位平凡的人。从19岁踏上讲台起,他便扎根在大山,当起了“小老师”,38载岁月,一路艰辛。如今,年近花甲的他依然坚守着那座大山,守护着那里的孩子们。他,就是北京市延庆区四海中心小学教师赵万里。

  1981年,赵万里师范毕业后,进山当起了“孩子王”。

  那时没有自行车,赵万里背上玉米面,从家步行到学校,中间走过二十里的公路,钻过十里的大沟,再穿过羊肠小路,脚常被磨得起泡。每年的雨季,他都要蹚河背孩子过河到校上课,傍晚放学再把每个孩子送到河对岸,因此落下了老寒腿的毛病。每年冬天,为了及时烧柴给孩子们取暖,他带着学生上山去砍柴,于是“迎着朝阳担水劈柴上班,披着晚霞生火打柴放学”成为学校一道独特的风景。不仅如此,他还热心地帮村里的单亲家庭学生热午饭,在大锅里倒上两大勺水,上面支上两根杨木棍儿,把饭盒放在两个棍上,用捡来的柴火,烧上一火灶,熥热后就算是一顿午饭了……几年如一日,别人家的孩子被他照料得生龙活虎,自己年幼的女儿只能拜托岳母照顾。

  大山里资源匮乏,开学初,赵万里只领到两盒粉笔和一个板擦。没有三角板,没有计数器,没有一个球,没有一根跳绳,他只好自己动手做尺子、三角板、计数器,自己花钱让别人从怀柔捎回两个小皮球。

  近几年,赵老师的身体不如当年那般硬朗,却仍坚守讲台。2017年11月,赵万里突患脑梗塞,住院两个星期,在家休养一个月。上班后,几十名可爱的孩子把他围住,向他问好。这让赵万里好一通感动,当场眼眶就湿润了;2019年年初,在给退休教师送春节慰问品时,赵老师不小心撞到了车上的座位把手,四根肋骨骨折,他只在家休养了三个月,便重返讲台。

  在从事班主任工作23年里,赵万里曾荣获过延庆县优秀少先队辅导员称号、优秀班集体称号。2006年,他还荣获了北京市优秀少先队辅导员金质奖章。

  每年的教师节,他都会收到来自祖国各地的祝福,他的学生们当中,有再也没见过面的,有时常到家里做客的,有公务员、教师、医生、公交车司机……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小时候多么淘气的孩子,现在都成家立业能干一番大事了。”

  在寂静的大山里,朗朗的读书声和清脆的上下课铃声,赵万里熟悉又亲切。“没有爱就没有教育。”他说,他喜欢这种声音,尤其在这大山里。

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常辰
Copyright ©2009 www.bjwmb.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备案序号:
主办单位: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运行管理:工作组
E-Mail:webmaster@bjwmb.gov.cn Telephone number:63087568
海门文明网 丹阳文明网 福建文明网 琼海文明网 蓬莱文明网 梅河口文明网 洛阳文明网 青岛文明网 上海杨浦文明网 柳州文明网